東方時尚駕校
設為主頁 | 加入收藏
  • 司機喝多少酒會達到酒駕標準,甚或成為醉酒駕車?如果食用和酒精有關的食物后駕車,又是否會被測出酒精超標?近日,兩組平時“沒量”和“有量”的6名志愿者,分別以啤酒、白酒和“混喝”的方式進行了一場測試。另一路志愿者則進行了“被酒駕”測試。

      測試結果顯示,志愿者體內酒精含量在停止飲酒兩小時后仍保持達標狀態。至于誤食“非酒物”被測出酒駕,測試發現,被冤枉的可能性幾乎不存在。

      一瓶啤酒可達酒駕標準

      參與測試的志愿者是沒有酒量的邢帥、孫茜、霍冬雪,及有酒量的王立忠、蘇飛和馬立波,全部來自東方時尚駕校。測試使用的為燕京啤酒,白酒為38度的京酒。

      在“沒量”組,邢帥自評“也就是1瓶多啤酒的酒量”;孫茜自評“一瓶啤酒差不多就能喝倒”;霍冬雪自評“最多只能喝兩瓶啤酒”。

      在“有量”組,蘇飛自評“能喝三四瓶啤酒”;王立忠自評“發揮好了能喝半斤多白酒”;馬立波自評酒量時表示“不怎么喝”,但同事說她“千杯不倒”。

      一杯(盅)酒

      測試者均未達“酒后”

      3日中午12點30分,測試從“沒量”組開始。邢帥和霍冬雪先喝下一杯啤酒(1/3瓶啤酒);隨后孫茜喝下3錢酒杯里的白酒。

      10分鐘后,第一次測試開始,呼氣式酒精檢測顯示,邢帥體內酒精含量達11毫克;霍冬雪體內酒精含量達16毫克;而孫茜體內酒精含量竟然為0。3人均未達到百毫升血液中酒精含量20毫克的“酒駕”標準。

      同時“有量”組開始喝酒。蘇飛很快將滿滿一杯啤酒喝進肚子,王立忠一仰脖將3錢酒杯中的白酒一飲而盡,被同事們稱為“千杯不倒”的馬立波選擇先喝白酒,一個3錢小酒杯中的白酒很快見了底。

      10分鐘后,酒精檢測結果證實,“有量”組在酒精檢測儀上的數值均顯示為0,意味著他們均未測出體內有酒精含量。

      幾杯酒下肚

      兩組人酒精含量超標

      下午1點30分,測試已進行了1小時,其間志愿者們又陸續喝了一些酒。邢帥喝了3錢白酒、3杯大約1瓶多啤酒,酒精檢測顯示,他體內酒精含量達28毫克,已超過酒駕標準;孫茜的1兩白酒喝得有些急,她很爽快地喝完了,之后表示“不能再喝了”。她測出體內酒精含量為41毫克,為該時段體內酒精含量最高的一位志愿者;霍冬雪喝下了3杯啤酒,體內酒精含量為30毫克。而3名“有量”組的志愿者雖然喝下更多的酒,但體內酒精含量均在20毫克以上。

      大量飲酒后

      有人達到醉駕狀態

      下午2點30分,第3輪測試開始。邢帥又喝了3錢白酒,檢測顯示他體內酒精含量達30毫克;霍冬雪喝下了5杯啤酒,接近兩瓶啤酒,其體內酒精含量為61毫克;蘇飛喝下6杯啤酒,相當于兩瓶多啤酒,其體內酒精含量達84毫克,成為最先超過百毫升血液中酒精含量80毫克醉駕標準的人。

      王立忠喝下4兩白酒,臉色已明顯發紅,檢測顯示,其體內酒精含量為76毫克;馬立波喝下一兩白酒和一瓶啤酒,體內酒精含量為45毫克;最令人意外的就數孫茜了,“不能喝”的她上一次測試中體內有41毫克的酒精含量,但一個多小時后再測,酒精含量竟為0,而她的臉色也恢復了正常。此后所有測試者都不再飲酒。

      停酒1小時后

      酒精含量最高

      停酒1小時后的3點30分,第4輪測試結果出爐。在“沒量”組,邢帥的酒精含量降為14毫克;霍冬雪雖然感覺頭有點暈,但檢測顯示她體內酒精含量已為0;孫茜再次顯示為0;蘇飛體內酒精含量降為68毫克。在“沒量”組,馬立波也直降為14毫克;王立忠因為又做了另一個喝白酒測試,多喝了一點酒,因此依然測出酒精含量為76毫克。雖然數值沒有變化,但仍可看出其體內的酒精含量有所下降。

      停喝1小時后,各位志愿者體內的酒精含量開始下降。不過停喝兩小時后的4點30分測出的結果卻讓人驚訝,因為雖然數值在下降,但并未出現想象中的大幅下降。此時,邢帥體內酒精含量由此前的14毫克轉為0;蘇飛酒精含量由84毫克降為68毫克;馬立波依然是14毫克;王立忠的酒精含量降為37毫克;其余兩名志愿者都是含量為0。

      測試顯示,飲酒者停酒一個多小時后,體內酒精含量最高,此后開始緩慢下降。

      ■專家解析

      有人酒后10小時仍超標

      統計數據顯示,當酒精在人體中的含量在0.3%至0.9%時,駕車引發交通事故的幾率是正常人的8倍;酒精含量在1.0%至1.5%時,肇事幾率高達30倍;超過1.5%時則高達128倍。

      昨天,市交管局事故處酒精實驗室主任梁建軍針對測試結果解釋說,一般情況下飲完酒后1.5個小時左右是人體內酒精含量的高峰值期,之后慢慢下降。如果一個人實在喝“大”了,有可能出現飲酒后8個小時,甚至10多個小時還能測出達到酒駕甚至醉駕標準。有些司機以為喝完酒睡一宿,第二天早上就可以安然駕車了,殊不知有可能仍處于酒駕或醉駕狀態。記者了解到,交警查酒駕時,查到的前天中午喝酒,第二天上午仍為酒駕的司機為數不少,有的甚至前晚喝酒,第二天下午仍測出酒駕。

      她解釋說,無論有量還是沒量的人,也許喝一杯啤酒,達不到酒駕或醉駕標準,但并不意味喝一點酒未達標就不會對駕車產生影響,因為酒精的作用因個體而異,所以如果駕車一定不要喝酒。

      據梁建軍介紹,“飲酒后對駕駛的影響多達6個方面,包括視覺、觸覺、判斷力、注意力、反應能力和情緒。”駕駛中90%的信息依靠視覺獲得,司機飲酒后視敏度產生偏差,會因距離判斷錯誤而出現撞人等事故;觸覺的敏感也會在飲酒后下降,使手對方向盤的控制、腳對剎車的感覺遲鈍;注意力渙散,使司機不能迅速集中精力處理突發情況。他說,在正常情況下,司機從發現情況到作出反應的時間是0.75秒,但酒后反應時間要延長2至3倍。

      梁建軍說,酒精進入人體后,首先作用于中樞神經系統,從而抑制大腦的一些功能,表現出興奮狀態;隨后酒精作用于大腦皮質,這種狀態中的飲酒者自我感覺良好,但事實上其操作精準性下降,記憶力、判斷力都會出現障礙;酒精最后作用于小腦,此時影響的是人的協調性,司機控制方向盤沒有力量,踩油門、剎車不協調。

      針對喝同樣多的酒表現完全不同,有的人面不改色,有的人爛醉如泥的情況,梁建軍解釋說,這和人對酒精的代謝快慢有關,是由人體內乙醇代謝酶的活性不同決定的,這和遺傳有關。如果上一輩人不能喝酒,下一代人即使經常練習,酒量也不會占優。此外,酒駕司機有一個誤區,認為咖啡、濃茶、蘇打水等解酒,但實際上這些并不能有效加速體內酒精的代謝。

      ■解惑傳言

      非酒物致酒駕 實驗證明不實

      坊間有傳言,駕車前吃某些食物、藥物有可能會被測出“酒駕”。記者針對坊間流傳的醪糟、藿香正氣水、漱口水、酒心巧克力、豆腐乳及大蒜等“可疑物”,由志愿者進行了測試。

      1.醪糟:志愿者喝下半碗純醪糟后馬上檢測,結果顯示,這名平時有點酒量的志愿者酒精含量馬上達到37毫克。但10分鐘后再測,結果已為0。

      2.藿香正氣水:志愿者喝下10毫升“太極”牌藿香正氣水后馬上就測,結果顯示為0。

      3.漱口水:測試使用的是“李施德林”牌漱口水,它是網上流傳能測出酒駕的漱口水之一,其產品的主要成分中有乙醇。志愿者喝了未作稀釋的20毫升漱口水,并在口腔內停留30秒鐘。將漱口水吐出后,志愿者馬上接受測試,結果酒精檢測儀上的數值一路飆升到160毫克才停止,是醉駕標準的兩倍。不過5分鐘后再測試,數值驟降至29。再5分鐘后,測試結果顯示為0。

      4.酒心巧克力:一名自稱不能喝酒的志愿者在吃下半塊酒心巧克力后檢測,酒精檢測儀上的數字上升為7。緊接著,志愿者將剩余的半塊巧克力吃下,再測,發現酒精含量數值升至14。但10分鐘后再測,這個數值降為0。

      5.豆腐乳:志愿者吃下半塊豆腐乳后,馬上進行了測試,結果和漱口水一樣,酒精檢測儀上的數字一路上躥,直蹦到127才停下,這意味著半塊豆腐乳“威力”極大。但兩分鐘后再測,數字驟降為35;吃下10分鐘后,這一數值同樣跌到0。記者從配料表上看到,豆腐乳中含有食用酒精。

      6.大蒜:平時不太愛吃大蒜的志愿者吃下一瓣大蒜后,雖然辣得眼淚都快流下來了,但是測試未發現酒精含量。

      市交管有關負責人稱,司機對誤食“非酒物”被測出酒駕不必多慮,此類食物或藥物一般揮發較快,即使測出也是口腔內的酒精含量,根本不會進入血液,只需通過血液測試就能排除。如果“被酒駕”,司機可提出異議進行復查。而醉駕司機一律要抽血檢測,因此不會被冤枉。

  • 上一篇:關于二零一四年春節放假的通知    下一篇:京購車搖號刺激學車熱 駕校普遍增加夜班
重庆快乐10分开奖结果